首页 鲁能 正文

崔鹏受访谈当年与库卡闹掰:不知矛盾点在哪,我很迷茫

扫码手机浏览

10月20日讯 近日,媒体人孙雷专访了昆山FC球员崔鹏,在访谈中崔鹏解释了当年自己与鲁能主帅库卡的矛盾,自己的体重问题以及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和想说的心里话。

关于曾一度刻意回避媒体

崔鹏:因为我本身很少跟媒体打交道。自己也不说排斥,有一些回避,尤其在回归鲁能这两年,也是出于对我的保护,很多有想专访的,基本上俱乐部方面就帮我推掉。

孙雷:鲁能能答应得很少。

崔鹏:对,而且它是分什么阶段,像刚刚开始复出的第一场,替补对富力又助攻了,那可能是必须要做的,但是之后媒体可能想通过那个比赛扩大影响,然后俱乐部方面包括主教练方面希望的是,球员能够更平静地准备比赛,而不是被这些东西影响。

孙雷:你还记得上次做类似节目或者专访什么时候吗?

崔鹏:没有,我记得那时候你好像通过王永珀好像说过一次,好像也是鲁能给推掉的,《中超吐口秀》你当时应该是邀请了耿晓峰。

孙雷:那不是我,那会儿我已经不管节目了。

崔鹏: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人,咱说实话这种争议更多地是来自对我的一些说法,反正大部分是不好的,所以说有时候我也挺刻意回避这些问题。

孙雷:刻意回避?

崔鹏:因为我不太想接受这种质疑,去回应什么,有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,我这种性格这种脾气可能确实就是在网上怼两句,过后也就完了,所以说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,只是在刻意的诽谤你,所以说我不太喜欢接受这种,我也接受不了,也没法沟通。

谈关于当年在鲁能队中与主帅库卡的矛盾以及自己的体重问题

崔鹏:体重的问题很多人说我自己自废武功,自己毁自己前程,有很多人问我,你如果怎么怎么样的话会发展得更好,你现在这样也后悔吗?我一般的回答都是我不后悔,因为人在某一个时段,他经历一些事情,只有自己内心是最清楚的。包括我最恨的人。

我基本上从来没说过这个词,最恨的就是库卡,我跟他之间的这种矛盾已经不是说队员跟教练之间的矛盾,我也不知道矛盾点在哪,我很迷茫。当时刘宇总之前订的军令状,而且当时我减重之后,很多媒体、山东媒体都已经到场,见证了这个时刻,减重成功,然后减重成功之后,涉及到一些比赛。

当时我记得好像第一场应该是鲁能亚冠,然后就在一些事情上存在一些问题,可能文化不同,交流不同,他的想法跟我的想法就是有区别的。我的初衷为球队好,为俱乐部好,为所有的队员去着想,争取一些利益。

比如在训练当中,我们最初刚有GPS的时候,有时候要踢练习比赛,都要背那个东西,有些球员就反应戴心率带有时候不太舒服,可能踢比赛的时候会有一些影响。

当时王永珀没踢比赛,我作为球队的副队长,就跟教练员沟通,征求他的意见,我这是尊重他。他当时就说你如果不想带的话你就别带,我说不是我是大家,所以说他认为是我个人的问题。包括很多翻译和各方面的问题,牵扯到很多,因为毕竟语言上我们不能直接交流,我们得需要别人去传达,可能在传达方面可能就出现误差,很简单。

当时亚冠我记得第一场好像是跟东南亚一个球队,跟泰国还是跟谁,成绩不是很理想,然后正好这个时候国家队集训,好像当时是傅博指导带的,因为高洪波指导好像刚刚离职,傅博指导临时接下来国家队。傅博指导听说我减重成功了,就说赶紧调过来看看,一看确实瘦了。当时可能库卡自己也挺纳闷的,这小子怎么还能去国家队呢?好像当时鲁能就我一个还是两个入选国家队的,好像是和国家队参加东亚四强赛,我记得好像有澳大利亚,我当时还有点伤。

我记得踢了半场球,咬着牙踢,那一年好像拿了个第二名,然后我就回来了。回来之后又要准备亚冠比赛,然后我们就又沟通了,沟通完了之后就说我们俩冰释前嫌,看在上帝的面子上。

我记得很清楚,你看这多长时间的事,为什么能记这么深?就是因为恨得太深。之后就是说你帮助我,我也帮助你,我们互相帮助。我说没问题,我说我是一个球员,只要能让我上场踢比赛,能让我正常的训练我都没问题。紧接着就是客场,我记得好像对日本。

崔鹏:亚冠比赛首发,客场取胜,估计他也没想到,客场把日本赢了。第二场亚冠又跟韩国,在2-0领先的情况下,也是客场,最后让人搬平了。

这就是一个比较好的过程,然后都没什么问题。但是再循环过来到联赛当中,他的态度就又转变了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做什么了。就是在训练比赛,可能他觉得我有点拉帮结派或者怎么样,首先我觉得我不是那种人,包括在鲁能这个团队里边,我觉得从鲁能成长起来,俱乐部里边就不存在这种东西。

鲁能球员相对于...或者说我们球员其实都很单纯,只不过就是想踢好比赛,大家在一块开开心心的,就是最重要的。然后就又出现问题了,当时人都说我自毁前程,当时他就勒令我,就直接跟俱乐部说他不能来训练了。

孙雷:为什么事?

崔鹏:不知道,就连俱乐部的门都不能进,就是我不想看到这个人

孙雷:这么突然?

崔鹏:就这么说的。可能是有一场联赛,我确实比赛之前适应训练的时候拉伤了,然后我就说踢不了了,他可能就觉得我是针对他,他可能觉得我是装的,我是故意的。队医也是巴西人,说上医院去拍片子,拍片子确实是拉伤了,确实是需要休息的。

但是他们之间怎么沟通我就不知道,可能就这样又出现一些偏差,然后他就说这个人不能来俱乐部训练,我在俱乐部就不想看到这个人。当时刘宇总觉得我之前的减重挺励志的,说还是希望能给一次机会,库卡说这样吧,你带队训练,我不干了。你说这让一个俱乐部老总怎么去做决定呢?

所以说最终就出现这个问题,包括很多事情,我承受的东西别人谁也不知道,没人知道到底怎么了,然后就不让训练,不让进俱乐部,你告诉我让我怎么样,我到其他球队去训练,我去保持状态,那我是违约,我还违规,我当时跟鲁能还有三年半的合同,你让我怎么做?

孙雷:等于当时也不是说给你比如下放到预备队或者是?

崔鹏:没有没有,预备队都不可以。

孙雷:就不让你来了?

崔鹏:对,就不能出现在这。所以说作为一个球员,你让我怎么去做?我除了能在家呆着,我能干什么。我也希望踢一些比赛,包括很多网上传的拍的照片,说我踢野球去了,说踢野球比赛。什么野球比赛我也不知道,因为那是老山东队的这些队员,他们去参加比赛,我去帮忙踢着玩玩儿,我没想过有媒体有球迷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而且我还是跟着我的好朋友一块去的,所以一看怎么这么多人,当时就传到网上。

所以说有时候为什么抵触媒体,当时见面可能聊得都挺好,反过来在网上这些口诛笔伐的,就是这些人,可能这些找你签名的,说来来来签个字,签完字之后(说)“胖这样还踢球”。其实就这么回事。所以说有些事情就是很偶然,这些事情真是一次都没说过,憋在肚子里很久了。

孙雷:你那会儿算是第一次发胖是吧?

崔鹏:对。当时是二十三四岁。不是说第一次发胖,其实我之前的体重要比那……

崔鹏:就是2014年,图拔时期我的体重一直都是超,但是不浮肿,因为年轻。其实你说对我个人来说,我可能跟别人就不一样,可能一顿饭,我还记得当时我跟滕卡特也较过这个劲,腾卡特当时也是减重的事,其实就两公斤的事。早上可能起来我一上秤,达标了,我去吃早饭,我吃早饭就吃了两公斤,你说怎么办?

孙雷:你是能吃的那种是吧?

崔鹏:不是,我也不知道,就是吃饭,因为我吃饭有时候喝水什么的可能就特别饱,我早上一上秤,称是这个地方,我拿手机拍照,然后我吃完饭就这样了。他说我不信,所有人都不信,包括我来昆山也一样。昨天说看体重,我说够得着,我说我可能一顿饭就一两公斤,他说我不信,怎么可能。

孙雷:你表演一个。

崔鹏:对啊,最后是有实践的,他说称坏了,哈哈

孙雷:哈哈,还是不信。

崔鹏:对,还是不信。

孙雷:你已经现场表演过了,吃饭之前称一次,吃完之后称一次。

崔鹏:对,我也称过了,不行,称坏了。

孙雷:还是证明你能吃。

崔鹏:不是说能吃,包括我吃完饭之后,我一堂训练课,你知道我减到多少体重?大强度训练课的话,我一堂训练课可能就两三公斤。

孙雷:训练前训练后?

崔鹏:对,包括有时候训练完我喝水,我说实话基本上一口就能喝一瓶水,我一堂训练课你想想我最少得喝3瓶到4瓶水,我还能脱水2至3公斤。

所以说很难解释,我们鲁能当时也做过科研调查,当时有一个团队在我胳膊上绑了一个24小时监控的东西,每天吃饭是用秤在那称,称完了之后,那时候应该是每天摄入1600多卡,然后训练的时候消耗是2200多卡,但是体重没有掉,我说你们是科学的,你们给我个解释,他们说我们也解释不清楚,那你说你让我怎么去做,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了。

所以说我觉得有很多东西,包括到昆山这边,就是靠大强度训练不停地刺激,然后不吃饭,但是有时候不吃饭还会容易受伤,对身体没有一个良好的保障。这就是还挺矛盾的一个地方,包括今年疫情准备期这么长的时间,将近6个多月集中,所以说你想那能怎么着,我一开始减得很快,刚到队体重下很快,但是逐渐你的肌肉开始增加,人家说你体重虽然有时候会增加一点,但是你的脂肪含量一直在掉,我觉得这其实也挺关键。

那时候有些都说我这个问题,我觉得我在电视上我可能上镜也好,包括年龄大也好,皮肤我又不是说天天抹抹脸,保养保养,我又不属于那种人,整个年龄也给我带来一些东西,再者我也不太上镜。有时候别人都说蔡慧康也胖,我就说这伙计肯定应该比我胖,但人家说那是壮,壮得跟个牛似的,到我这就是胖。